用作他这一次决定解散国会和蝉壳依期调高花费税的说辞,安倍以前发表解散众院提前大选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19日报道,
受日本经济陷入衰退影响,首相安倍晋三18日宣布将于本月21日解散国会,提前举行大选。同时,他还宣布将原定明年10月调高消费税至10%的计划延迟到2017年4月;尽管他没有公布大选日期,但媒体一致认为应该会定在12月14日。

摘要: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8日宣布,将于21日解散众议院,提前举行大选,如选举失利他将下台。美国坦普尔大学日本校区学者迈克尔·库切克说,提前选举可以使焦头烂额的丑闻内阁“归零”,使安倍得以重新出发。
… … …  11月18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东京出席新闻发布会。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8日宣布,将于21日解散众议院,提前举行大选,如选举失利他将下台。  安倍在当天晚间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解散众议院的决定。他同时宣布推迟实施消费税率增至10%的计划,将提税日程从原定的2015年10月1日延后到2017年4月1日。  推迟增税需“问信于民”  安倍表示,重大税收政策变化是关系到国民生活和国民经济的大事,因此推迟提高消费税需要“问信于民”,为此他决定在21日解散众议院,提前举行大选。  根据2012年自民党、公明党、民主党达成的消费税增税法案,日本在今年4月1日和明年10月1日起,将把消费税率从5%分别提高到8%和10%。但今年第二、第三季度的经济统计数据显示,受消费萎缩等因素影响,日本经济连续两个季度出现负增长,引发公众对消费税政策以及“安倍经济学”成效的质疑。  安倍在记者会上表示,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再现负增长显示日本经济尚未回到增长轨道,其中4月起开始实施的消费税提高对个人消费的抑制作用明显,如果按期继续提高消费税将进一步加大个人消费的下行压力,可能导致日本景气复苏夭折。  推迟提高消费税将使日本财政重建更加困难,可能引发国际社会对日本财政问题的更大担忧。对此安倍承诺,他将寻求同时实现经济增长和财政重建,日本政府保证在2017年4月将消费税率提高到10%,为此,消费税增税法案中有关允许“冻结”增税的“景气条款”将在下一届国会中提请删除。  选举投票将于下月14日举行  日本在野党批评道,以景气低迷为由推迟提高消费税意味着“安倍经济学”的失败。安倍对此辩解说,继续推动“安倍经济学”需要得到国民的理解和支持。他同时表示,如果自民党和公明党执政联盟在大选中议席未能过半,意味着“安倍经济学”遭到民意否认,他将因此主动下台。  解散众院后,根据安倍设想的日程,选举投票将于12月14日举行。在2012年12月的众议院选举中,安倍率领的自民党取得大胜。自民党目前在众议院全部480个议席中占有294席,单独过半数。  目的  内阁丑闻“归零”意欲长期执政  分析人士认为,在执政党自民党占据众院较大优势的背景下提前选举,主要是出于安倍谋求长期执政的个人盘算。这一举动不仅能够有效阻止在野党继续追究阁僚政治资金丑闻,还能在安倍政权支持率尚可、在野党“一盘散沙”的政治格局下进一步巩固执政地位。  美国坦普尔大学日本校区学者迈克尔·库切克说,提前选举可以使焦头烂额的丑闻内阁“归零”,使安倍得以重新出发。  此外,由于安倍政权明年将面临核电重启、“安倍经济学”成效盘点、集体自卫权相关法案等多个容易影响支持率的内政难题,如果拖到2015年后解散众院可能使自民党的执政地位遭遇挑战,甚至影响安倍谋求连任自民党总裁的前景。而一旦这次选举获胜,明年又成功连任自民党总裁,安倍将有可能最长执政到2018年年底。
闫洁  影响  变相承认“安倍经济学”失败  也有分析人士认为,安倍提前举行选举等同于变相承认“安倍经济学”失败,这势必会在民意支持率方面有所体现,并在选举中遭遇在野党的声讨和追责。如果自民党在选举中丧失的议席超过预想,安倍可能适得其反,在党内遭遇强烈反弹,给他在明年自民党总裁选举中谋求连任的前景蒙上阴影。  《朝日新闻》最近一项民调显示,三分之二民众认为“安倍经济学”对自己的生活没有带来改变,更有近三成民众认为自己的生活因此“恶化”。  英国IG集团公司市场策略分析师斯坦·沙穆说,安倍提前选举是在“赌一把”,希望民众能够“预见”新经济刺激措施带来的利好前景,继而“忽略”国内经济近期的糟糕表现。  “分析师们觉得,安倍想要一个全新的开始,重整旗鼓来实现他的经济目标,”沙穆说,“但从另一方面来说,现在宣布提前选举可能导致他的支持率大幅下滑。”  反对党民主党干事长枝野幸男17日表示,第三季度G
D
P数据之差超出想象,再次证明“安倍经济学”的局限性,民主党将在选举中严厉追究安倍经济政策的失败。123
/ 3 页下一页

日本大选今投计票 安倍为保首相宝座“洗牌”

17日,日本当局发表了第三季度实际国内生产总值萎缩1.6%,让外界对消费税政策以及安倍经济学成效的质疑。但是,安倍18日却以这些负面数据,作为他这次决定解散国会和摆脱按期调高消费税的理由。

12月14日电
综合报道,日本众议院大选14日投计票。选前民调显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所在自民党领导的执政联盟有望获三分之二以上席位。安倍此前宣布解散众院提前大选,意图在自民党占优时“洗牌”摆脱政治困局,实现执政长期、稳固化,保住自己的首相宝座,也是在为推进其核心执政理念“修宪”而铺路。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昨日在记者会上,宣布解散国会的决定。图为安倍晋三18日在记者会上,宣布解散国会的决定。

安倍解散众院时间点暗藏玄机

他在记者会上说:我上台后所实施的经济政策,事实上已看到了经济效应,所放出的三支箭,让日本的雇佣比2年前高。只不过是不久前调高消费税3%拉低了市民的消费。相关数据显示,去年同期下调了2%。为不中断我所推动的经济复苏,我一想再想,决定延后调高消费税1年半,直至2017年的4月再实施。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1月21日宣布解散日本国会众议院,并于12月14日提前举行大选。此外,他将原定在2015年10月实施消费税增至10%的计划,延后到2017年4月1日。

安倍政府当初决定调高消费税,设下一条可根据经济状况改变计划的附带条件。安倍18日决定取消这一条款,消费税为日本社会福利的主要财源,我们不能一拖再拖。我们也在考虑,要将这一附带条件取消。这么一来,也能发奋图强,努力在下次增税之前搞好经济。

事实上,早在11月9日,日本《读卖新闻》就发表了题为“解散,就现在”的报道。该报主编大胆预言:“现在,是解散众议院的最佳时机。因为从今往后,安倍政权将不会有令人满意的政绩。如果现在解散的话,还能保住自民党以及安倍首相的执政地位。解散就现在!”

安倍18日对其继续推动经济仍充满信心,并表示愿以此作为选举主打。他说:我的经济政策已走了大半路程,这两年执政也听到一些人对它有批评,但迄今还没有比它更好的方案。我决定解散国会,让人民来判断安倍经济学的去向。

今年4月,安倍政权强行将消费税从原有的5%提升到8%,即便这样,日本经济的增幅仍未能打破负增长的局面。而“安倍经济学”的
“三支利箭”也没能创下显著成效,加上GDP出人意料的下滑,日本经济的发展状态呈现明显的颓势,引发国内外普遍的批评和质疑。

要让日本摆脱通货萎缩困境

种种“前兆”显示,在今后的两年内,安倍内阁的支持率还将不断“缩水”。如果错过了这次解散众议院、实行总选举的好机会,安倍以后将很难再胜出。趁其现在人气未退,如果抓紧时间重新选举,自民党将能保证最小程度的势力削退,而安倍政权也就可以再维持四年。

日本内阁秘书长菅义伟说:我们无论如何都要让日本摆脱通货萎缩困境。目前,已走了大半路程,不能中途而废,一定要继续。
《日本经济新闻》18日引述消息称,在决定解散众院的同时,安倍内部已敲定了2万亿到3万亿日元的追加刺激经济预算。当局也已决定,将如期在国会内通过《地方振兴法案》。

日本国内舆论认为,安倍选择此时选举,主要有两个胜选条件:首先,是日本的反对党选举准备不足,容易被击败;其次是自民党的支持率目前遥遥领先其他政党。

日本财政大臣麻生太郎18日在记者会上说:政府是会如期在国会内通过追加预算作为继续振兴经济的对策,而且,也将对税务进行改革,以便让社会福利有稳定财源。

此外,最令安倍担心的还有其解禁集体自卫权的野心。按照日本法律,修改宪法必须获得众参两院三分之二的赞成票。据日媒此前报道,安倍在考虑解散国会时机时就曾对亲信说:“若考虑到修改宪法,必须确保选后再多赢20到30个议席。基于此,我必须挑一个有利于我维持目前294个议席的时机举行大选。”如此来看,安倍所选择的解散时间点,实际上暗藏玄机。

用作他这一次决定解散国会和蝉壳依期调高花费税的说辞,安倍以前发表解散众院提前大选。政治分析师认为,安倍提早举行选举是看到反对党在合作体制上还未成形,即使是不能如去年7月参院选举出现压倒性胜利,也能拿超过半数以上席位,让其有望长期执政。

执政党先发制人优势明显

在2012年12月的众院选举中,安倍率领的自民党取得大胜。自民党目前在众院480个议席中占有294席,过简单半数。

安倍突然宣布解散众院,并将主要争论点瞄准自身的经济刺激政策“安倍经济学”,所谓“先发制人”,可以说符合目前执政党自民党的节奏。在此次选举公告发布前,该党就拥有295个议席,优势明显。本届众院选举中,自民党即使维持现状,也能显示“首相解散众院的决定正确”,无疑能提高安倍的凝聚力。

日本首相府也为检讨消费税,召开45人智囊团会议。会后发表的相关数据显示,赞成延缓消费税的人其实不多。认为应按原定计划调高消费税的有30人、12人反对、3人弃权。

尽管日本国内有批评认为,安倍“蓄意拖延”宣布解散众议院是“缺乏大义”的表现,但反推即知,即便安倍早早告知,以目前自民党的“绝对优势”状况,在野党想要“翻盘”也绝非易事。

日本共同社此前撰文指出,安倍的用意在于通过“突袭”使得处于“乱立”状态的在野党没有充分的准备时间,继续由联合执政的自民党和公明党占据优势,为长期政权奠定基础。自民党人士分析选情后认为,安倍的目的已经达到。进入选战后,曾为软肋的选举“大义”质疑声也逐渐减少。

由此可见,这次大选仍是日本政坛“一强多弱”局面的延续,“党争”结果早已见分晓。从此次各党设定的目标也能看出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选举。自民党的目标是获得
“绝对安定多数”的266个议席,而在野党方面的目标只是增加议席,以期对执政党形成更大的压力,“最好的结果”不过是防止对方选票过半。

而安倍从11月26日开始就奔走日本各地拉票。他斗志昂扬地表示:“激战区我会去,那样的话就能赢。”早先他把大选胜负线定为“执政党获得过半数席位”的弱势态度似乎也消失了。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有自民党资深人士乐观地认为,“按目前的形势来看,317个议席也并非妄想”。可见,若此次能单独在众院拿下三分之二以上席位,今后安倍将足以掌握修宪讨论的主导权。

解散众议院实为修宪铺路

自安倍2012年二次执政以来,他通过不断翻新的花样挟持国会,挑战宪法。设立国家安全保障会议、通过《特定秘密保护法》、废除武器出口三原则,2014年7月更是通过了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内阁决议。他的各种动作,最后恐将令日本宪法彻底变质。

日本保守派报纸《产经新闻》曾发表题为“一决胜负,为修宪铺路”的文章,声称安倍必定能拿下大多数议席继续掌权。与此同时也透露,安倍要长期执政的一个目的是“为了给修改宪法铺平道路”。

日本《朝日新闻》刊发的社论同样认为,安倍对能取得大半议席胸有成竹。然而,该报也担心安倍的选战太顺利,会让其接下来执政变得更专制。

该报指出,“安倍执政的这两年里,有过不少‘一意孤行’的行为,如强行通过保密法案、以内阁决议推动行使集体自卫权。此外,他还曾在国会扬言‘修改宪法,我说了算’。若这次选举自民党再一次胜利,他就会有新的四年任期。不能不担心的是,他会以选举民意为后盾,为所欲为。”

事实上,安倍上台后打着“摆脱战后体制”旗号的种种做法,破坏了日本社会的诸多规范。由日本知名学者组成的“立宪民主之会”此前曾发表声明,称安倍解散国会众议院是滥用“解散权”,企图借助大选洗白肆意修改宪法解释的事实,并试图得到民意对其施政的全面授权,这是“对选民背信弃义的行为”。

安倍本人此前曾明确表态,如果在选举中自民党未能获得过半数席位的话,自己将辞去首相职务。可以说,日本今后是继续走和平发展道路、还是在安倍的带领下“摆脱战后体制”滑向重走军国主义老路的深渊,何去何从,都取决于日本国民此次对国家命运的选择。(原标题:日本大选今投计票
安倍为保首相宝座“洗牌”)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