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丽国军方决定从3月7日起张开限制期限八日的独岛把守演习,东瀛众议院解散致忘年会纷繁撤除 饭馆业十分受打击

日本众院解散致忘年会纷纷取消 酒店业备受打击

据日本媒体报道,11月20日下午,日本最高法院宣布裁决,认定去年12月的日本众议院选举处于“违宪状态”,但未宣布选举无效。日本最高法院裁定众议院选举“违宪”已是第四次。

图片 1
  8月30日,韩国首尔,民众高呼口号进行反日游行,抗议日本对独岛(日本称竹岛)的主权诉求,要求日本就其言论道歉。

日本《读卖新闻》12月12日报道称,由于安倍突然宣告解散众院提前举行大选,日本各县内的饭店、宾馆及旅馆都受到了不小的影响,忘年会的预约相继取消。除必须准备政府机关人员的选举之外,另一个理由则是为了避免以请客吃饭贿赂竞选小组工作人员的嫌疑。在日本全国,预约数减半的店也不在少数。

2012年12月,日本举行大选,自民党击败民主党,并产生了安倍内阁上台。随后,日本律师团体以选举中各选区间“一票之差”的选民人数最大存在2.43倍差距、涉嫌违反宪法为由提起诉讼,要求宣布选举结果无效。

  原标题:韩将举行独岛大型防御演练

记账的时候觉得非常遗憾。营业额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不管是哪里的店都正在经历着这一场取消风暴。希望政治家们能站在平民的立场上做出决策。来自日本鹿儿岛商业区天文馆一带饭店经营者吐露心声。期待已久的腊月却意想不到地被选举横插了一杠子,到处都是抱怨与不满的声音。

图片 2

高丽国军方决定从3月7日起张开限制期限八日的独岛把守演习,东瀛众议院解散致忘年会纷繁撤除 饭馆业十分受打击。  近来,韩国和日本围绕独岛(日本称竹岛)矛盾,已经影响到了两国的军事交流。韩国军方决定从9月7日起进行为期四天的独岛防御演练。

据鹿儿岛县旅馆卫生同行联合称,自11月21日众院解散以来,加盟的316所住宿设施中约有三成相继取消了忘年会,减少2成的预约。

日本律师团体认为去年12月的众院选举“违宪”、要求判决选举无效。

  直升机掩护训练登岛

同时,据鹿儿岛县社交行业联合称,加盟的小吃店和酒吧中也有不少遭遇了预约减半的情况。

律师团体以“各个选区投票的有效性不同,违反了保障选举权平等”等宪法规定为由,向日本各地高等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决“选举结果无效”。据统计,针对此次选举,共有两个律师团体在14个高级法院提起了16起要求判决选举无效的诉讼。

  据韩国媒体9月2日报道,此次演练由韩国海军第一舰队司令官主持进行,韩国驱逐舰(3200吨级)、护卫舰(1800吨级)、潜艇(1200吨级)、海上巡逻机(P-3C)、F-15K战斗机、海警警备舰(3000吨级)等武器将参加演练。

据上述两组织称,取消预约的要求大多来自政府机关及候补人选的后援组织相关人士。政府机关人员因为要在短期间紧急准备选举,所以被迫取消预约。后援组织相关人士则是担心与同伴一起吃饭会触犯《公选法》,被怀疑为以请客进行贿赂。但不论是以上哪一种情况,他们都不曾预想到众院会解散。

20日,日本最高法院判定众议院选举结果为“违宪状态”,但驳回了“选举无效”的要求。在判决中,日本最高法院审判长竹崎博允指出“选举区划分处于违反宪法要求的1票价值平等的状态”,即判决结果为“处于违宪状态”。

  韩国海军相关人士介绍,独岛防御演练由通信、搜查、水中搜查、机动训练等部分组成,射击训练并非每年都要进行。韩国军方一位消息人士则表示,海军陆战队计划投入师团级兵力,在直升机参与的情况下进行独岛登陆训练。2011年和2010年的演练因天气情况不佳不含登陆训练,因此这将是海军陆战队时隔三年来首次进行独岛登陆训练。

在选举公示日之后,本该是周末的12月5、6两日,以及本周内,12月的天文馆人流量少到出乎意料。鹿儿岛县旅馆卫生生活同业联合表示:在本该发奖金的时侯却不能工作实在太遗憾了。希望新年宴会的时候能够重新振作起来吧。

不过,竹崎博允仅强调“不是不可以在合理区间内纠正价值差”,而没有做出“选举违宪”的判决,并驳回了请求判决“选举无效”的上诉。同时表示“国会今后有必要继续努力实现1票价值的平等”。

  韩国军方曾表示,演练为韩国每年例行的常规演练,目的在于面对来自海外的船舶可能非法接近独岛的情况,增强打击力度。韩国军方从上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以“东方训练”为名与海警进行联合独岛防御演练,从1997年开始改称为“联合机动训练”,每年进行两次。

12显示全文

日本最高法院指出,2011年围绕选票差距达2.3倍的2009年众议院选举,也判定为“违宪状态”,这一判决离“违反宪法”只有一步之遥。加上这次的判决,已经是日本最高法院连续3次把宪法的义务摆在日本国会面前了。

  多个军事交流被取消

图片 3

  日本媒体9月2日报道称,日本自卫队原定于9月3日至6日邀请韩国空军南部战斗司令官对日进行交流访问,已按韩方要求取消。韩国海军教育司令官预定从9月3日起访问日本的计划也被取消。此外,10月份韩国海军第一舰队司令官对日本海上自卫队进行交流访问的日程安排也可能发生变动。日本航空自卫队高级指挥官培养课程的学生18日访问韩国的计划被推迟。

11月20日,日本最高法院判决去年众议院选举处于“违宪状态”现场画面

  日本自卫队相关负责人表示,鉴于韩国国内的舆论恶化,韩方向日方通报中断部分军事交流计划。日本自卫队内部也担心穿着军服的日本军人在韩国街道上出现,可能刺激韩国国民的情绪。

但是“违宪状态”不等于“违宪”及“选举无效”,不意味着安倍政府成为非法政府,需要重新大选。“处于违宪状态”的意思是警告国会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就有可能被判决“违宪”甚至宣布“选举无效”,而20日的判决只停留在第一层上,还未达到需要重新选举的地步。只有在最高法判定“选举无效”的情况下才会重新选举。而且日本目前的选举制度下,只是被判定无效的部分选区才会重新选举,最终结果能否影响到总体结果及政府去留还言之过早。

  据悉,今年5月《韩日军事情报综合保护协定》引起舆论轩然大波,最终协议未能签署。韩国国防部长官金宽镇取消访日计划后,至今韩日高级别军事交流一直中断。日本防卫省和自卫队认为,日韩两国矛盾加剧,朝鲜半岛周边地区安全环境也会受到影响。
(宗和)

针对2012年日本众院选举,日本各地高等法院此前相继作出“选举无效”或“选举违宪”等判决,因此本次日本最高法院的判决备受关注。

  ■ 新闻链接

日本东京高等法院3月6日宣判,认定此次选举选区划分不合理,造成选票价值存在偏差,违反宪法,但驳回了原告方要求宣布选举无效的请求。东京高法的判决属这一系列诉讼中的首次宣判,3月7日札幌高院作出了相同判决。针对判决结果,两原告方均不满判决结果,在宣判当天提起了上诉。3月26日,法院对此案进行二次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这也就意味着“违宪”选区选举结果仍然有效

  日在野党集体逼宫

据悉,自从在众院选举中导入小选区制以来,日本最高法院已连续两次作出“处于违宪状态”的判决。这是继1983年、1993年、2011年之后,第四次判定众议院选举“违宪状态”,也是首次众议院选举被连续判定为“违宪状态”。

  多名在野党党首要求解散众院

最高法院2011年3月认定2009年众院选举属于“违宪状态”,但去年12月的众院选举采用了与2009年相同的地区划分,差异最大的千叶4区和高知3区达到2.43倍。此次诉讼中,如何评价众院解散前通过的规定小选区议席数“0增5减”的选举制度改革相关法案成为了最大焦点。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朝野多个政党的党首9月2日参加电视节目时要求秋季临时国会开幕后解散众院。

选举前小选区未做调整

  国民新党代表自见庄三郎强调:“民主党党代表选举以及自民党总裁选举结束后,最好尽快召开临时国会,在2012年度补充预算获得通过后解散众院。”公明党代表山口那津男提及野田佳彦首相在参院被问责,称“首相被问责后政局陷入僵局,入秋后的政权运营将相当困难。最迟必须在秋季解散众院。”

日本众院选举采用小选举区和比例选区并行的制度。全日本分为300个小选举区,每个选区选出一名众议员,由于各选区选民人数存在差异,不同选区选票的分量也存在差异。人口少的选区选票的分量要重于大都市选区选票。

  “叛逃”出民主党自立“国民生活第一党”的党代表小泽一郎表示:“被问责的首相不可能参加参院的审议。国民要求‘问信于民’的呼声想必在秋季会高涨。”

日本众院选举小选区根据人口调查结果,约每10年调整一次。划分选区规则规定,各选区之间人数差距不能超过2倍,并规定除大都市外,普通区市町村原则上不做分割,不制造飞地等。

  社民党代表福岛瑞穗以消费税增税、重启关西电力大饭核电站为例,称“无视国民呼声的野田政府应早日解散”。

2009年日本众院选举时,各选区选民人数最大相差2.3倍,因此选后被提起诉讼,要求宣布选举无效。2011年3月,日本最高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认定2009年众院选举属“违宪状态”,要求废除议席分配方式,即先给各都道府县分配一个议席后,再根据人口比例分配剩余议席。

  9月下旬将分别进行民主党代表和自民党总裁的选举。野田已表示,有意参加9月21日的民主党代表选举。野田这次到底能否顶住压力,是决定其作为首相政治生涯长短的重要时刻。而当下日本与中韩的外交困局和国内在野党们的群起攻之,都将野田往不利的局面推,让他越来越接近日本近年来“一年换一相”的结局。
(宗和)

2012年11月,在众院解散当天,日本国会通过了减少5个小选举区的“0增5减”调整方案。虽然方案没有改变现行议席分配方式,但是经过调整可以将各选区选民最大差距控制在2倍以下。

法律规定众院解散后40天内须进行众院选举,由于时间受限小选区未来得及调整,去年12月进行的众院选举依然按原有选区进行。选民最多的千叶县4区和最少的高知县3区间,选票分量相差2.43倍,差距不但没有缩小反而有所扩大。

图片 4

虽判决违宪选举仍有效

对于选票分量存在差异,律师等组成的日本民间团体于选举翌日,在14个高级法院或支部提起诉讼,认为这造成了不公,涉嫌违宪,要求宣布选举无效。

根据日本“公选法”,要求此类诉讼由高级法院进行一审。

东京高法3月6日作出判决,认定去年12月众院选举基于原选区规划,扩大了选票间的差异,属于“违宪状态”。

审判长难波孝一宣判时指出,国会通过最高法院大法庭判决已经认识到了选区划分处于违宪状态,但直到2012年12月选举时都未进行调整,法院无法认可选前调整选区存在困难的说法。审判长还批评称,国会尽管已被敲响了警钟,却未加以改正即实施选举,对此行为不能听之任之。

然而法院没有支持原告要求宣布东京1区选举无效的诉求,理由是国会提出了“0增5减”的方案,并有望继续进行选区调整,综合考量后不宣布选举无效。判决书最后提出希望国会尽快进行选区调整。

札幌高级法院3月7日也作出了众院选举违宪的判决,同时驳回了原告要求认定北海道3区选举无效的要求。

针对东京、札幌两个高法做出的判决,原告方肯定判决意义的同时,称判决只实现了一半目的,只能打50分。由于要求宣布选举无效的诉求未获支持,两原告方都向最高法院提起了上诉。

被告方东京都选举委员会委员长尾崎正一表示,很遗憾主张未被采纳,将仔细探讨判决内容,进行应对。

司法对立法部门的警告

《读卖新闻》等媒体分析,日本国会对于“违宪状态”选区划分长期放任不管,剩余的判决可能仍会相继作出“违宪”的判决,但要求宣布选举无效的主张恐难以获得支持。原告方会陆续上诉,最高法院最快会在年内作出统一判决。但《产经新闻》分析称,不排除有法院作出认定选举无效的可能,督促各方应抓紧应对。

如果法院作出选举无效的判决,将引发一系列问题。选举产生的议员将失去资格,这些议员通过的法案、预算案的是否依然有效也将被打上问号。被宣布无效的选区如果单独重新进行选举,选区应该如何划定,这也是宪法没有规定的情况。

1976年,最高法院判例的观点是出现违宪的选区后,所有的选区结果都视为无效,但在此后最高法院的判例中,法官的意见也存在分歧。

对于3月的判决,日本各党派都表示十分重视,但是对于如何改正则存在分歧,并没有出现加快消除选票分量差异的迹象。目前,权宜之计是首先落实“0增5减”的方案,消除选区划分的“违宪状态”。

日本主要报纸都对此判决发表了社论,基本观点都认为这是司法部门对立法部门的“警告”,指责立法部门的怠慢,要求各政党、议员尽快提出改正办法。

图片 5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