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成本从巩固0.3%上修至增加0.5%,东瀛第二季度经济增长速度放慢可能现身退化几成定局

报道指出,这是日本近三个季度以来首次实现正增长,但数据显示消费税增税后一度受挫的日本经济仍然复苏乏力。

日本内阁府2014年6月9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日本上季剔除物价变动因素后的实际GDP环比增长1.6%,好于初值1.5%以及预期的1.4%。上季未剔除物价变动因素的名义GDP环比增长1.4%,同比增长5.7%,较初值的5.1%上修0.6个百分点。至此日本GDP已连续6个季度实现正增长。同时公布的2013年度实际GDP增速为2.3%,名义GDP增速1.9%,与初值相同。

尽管就业市场偏紧,但薪资增长和家庭支出仍缺乏活力,从而使日本央行面临维持大规模货币刺激措施的压力,尽管美国和欧洲央行在考虑逐步退出超宽松货币政策。

中新网3月9日电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内阁府9日公布2014年第四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修正值,剔除物价变动因素后比上季度实际增长0.4%,换算成年率为增长1.5%,增速不及初值时的2.2%。

内容摘要:日本内阁府公布了该国2014年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修正值,剔除物价变动因素后的实际GDP同比增速被大幅上修0.8个百分点至6.7%,创下两年半以来的最快增速。…

本次下修已在广泛预期之中,之前计算国内生产总值修正值所用到的数据已经显示,4-6月一季的资本支出较之前季度减速。

从其他个别项目来看,个人消费从增长0.3%上修至增长0.5%,公共投资也被从增长0.6%上修至0.8%。

市场人士指出,2014年4月1日,日本如期将消费税从此前的5%上调至8%,受此影响在第一季度,日本国民消费热情高涨、企业投资活动积极,一定程度上为当季日本经济向好加大动力。但消费税增长前的扩大投资将可能带来的是随后的内需萎缩,日本经济面临一定下行风险。

GDP增长年率下修幅度为2010年能够获得可比数据以来最大,而该数据下修的主要原因在于企业资本支出明显下调。

企业的设备投资从初值时的增长0.1%下修至下滑0.1%,连续三个月呈现负增长,此外民间库存数据也被下修。

高盛集团分析师指出,在一季度的“消费盛宴”过后,预计日本二季度实际GDP将收缩4%以上,而日本央行继续放宽货币政策以刺激经济将更早提上日程。

编译 王颖/许娜;审校 郑茵/王洋/于春红

经济风险若隐若现

图片 1

上季增速创两年半新高

“7月工业生产和消费者支出数据预示,第三季经济将会有所放缓。但更宏观地来看,日本经济将实现连续第七个季度的扩张,”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资深日本分析师Marcel Thieliant表示。

市场人士指出,日本2014年4月1日上调消费税率带来的提前消费刺激了国内需求,个人和企业支出都出现了明显增长。目前而言,在增税靴子落地后,日本第二季度经济增速放缓或是出现萎缩几成定局,但其经济能否如日本官方预期般在三四季度出现回暖目前还难下定论。一旦经济形势出现较大波动,预计日本央行可能会加码当前规模已经相当大的量化宽松政策,对于日本经济而言,货币政策仍是刺激效果最为明显的工具。

东京9月8日 –
日本政府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第二季经济增幅远远不及初值亮丽,备受期待的内需提速变得希望渺茫。

野村证券最新研报指出,日本第一季度,包括部分未公布的第二季度经济数据都将受到较大的临时性因素制约。日本政府在2014年4月1日开始上调消费税,这刺激了日本民众和企业的提前消费需求。虽然经济风险值得重视,但也注意到了日本经济的一些亮点。例如,日本当季设备投资增长主要是由于消费税上调所致,但7.6%的环比增速也显示出企业商业信心稳健。而由于日本过去经历了十余年的通货紧缩,出口形势不景气,投资回报率也不稳定,企业往往选择消极投资,并倾向于缩减公司规模以求自保。

资料图片:2013年5月,东京,银座购物区的行人。REUTERS/Toru Hanai

分析人士指出,日本上季经济增速逆市场预期而最终被明显上修的主要原因是消费税增税前的突击消费远高于预期,不仅个人消费支出增速被修正至历史最高水平,企业设备投资也大幅向上修正。

虽然令人失望的数据可能削弱人们对政府经济政策和企业前景的信心,但分析师仍预计日本经济将维持稳步复苏势头,因为强劲的全球需求给出口带来支撑,就业市场趋紧也改善了薪资上涨的前景。

日本内阁府2014年6月9日公布了该国2014年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修正值,剔除物价变动因素后的实际GDP同比增速被大幅上修0.8个百分点至6.7%,创下两年半以来的最快增速,而先前市场预期为下修0.3个百分点至5.6%。

个人成本从巩固0.3%上修至增加0.5%,东瀛第二季度经济增长速度放慢可能现身退化几成定局。近期发布的一系列经济指标显示,得益于稳健的出口和制造业产出,当前季度日本经济增长态势应会持续。

知名金融博客ZeroHedge也撰文指出,在消费税上调导致的提前消费后,二季度的日本国内需求将受到重创。虽然1997年一季度的个人消费支出环比增幅创下历史纪录,但其同样是由消费税上调带来的提前消费造成的。而在1997年二季度,个人消费支出环比大降超3%,如果以史为鉴,那么二季度GDP的个人消费环节无疑将遭到重创。届时日央行或受到更强的宽松压力。

“下修幅度真是很大,但经济和资本支出仍在快速增长,”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经济分析师新家义贵表示。

日本共同社2014年6月9日的评论指出,日本一季度的GDP增速创下自2011年三季度因基数效应增长10.8%以来的最高纪录。但这样的增速不可持续,二季度随着消费回落必将出现大幅下滑。其调查的市场人士大多预测日本二季度GDP增速将跌至负4%以下。

虽然这亦低于市场预期中值的增长2.9%,但经济仍勉力实现连续第六季扩张。

数据显示,新一轮修正数据中,私营企业设备投资非常亮丽,环比增速由初值4.9%大幅上修至7.6%,运输、建筑、金融保险相关的设备投资均大幅增长。在突击消费的背景下,个人消费在初值阶段已显示出2.1%的高增幅,而在饮料、服装等消费带动下,该数值被上修至2.2%,这一增幅与1997年一季度数据并列为历史新高。但与此同时,公共投资从环比减少2.4%下修至减少2.7%。

内阁府数据显示,日本第二季实质GDP环比年率修正后为成长2.5%,远逊于初值的增长4.0%。

数据显示,占GDP增幅60%的民间消费增长0.8%,与初值的增长0.9%基本一致。

受内阁府在初值数据中估测资本支出、消费和库存的方式影响,日本GDP数据往往会被大幅修正。

“没有必要悲观看待日本经济。考虑到企业获利强劲、企业信心也在改善,资本支出仍将保持坚挺。”

资本支出季度环比增幅从2.4%的初值下修至0.5%,反映了公布GDP初值之后获得的数据的情况。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