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拉拉队承担了其中4场演出,美国俄勒冈大学的拉拉队在该校运动会上表演性感热舞

俄勒冈大学的校友、艺术指导吉尼芙拉拉尔夫(Ginevra
Ralph)在该大学信托董事会的一场会议上提出了拉拉队舞蹈的问题。她痛斥了该拉拉队的大尺度行为,认为他们在观众面前挤胸摆臀,尺度过大,有鼓吹校园强奸文化的嫌疑。同时,她表示,俄勒冈大学追求学术、研究、体育和文化上的卓越,应禁止运动会上具有性挑拨意味的活动。

历史很长

很多人都想当然认为,CBA宝贝有大把的机会可以结实球星甚至和球星谈恋爱,但ZERO却明文禁止队员和CBA球员私下交往,一旦发现,立即开除。作为队长,孙峥对这条规定有着自己的理解:球队培养一个队员要好几百万,如果双方搞点小暧昧,导致队员心情不好打不好球,那几百万白花了找谁要去?除了杜绝和球员传绯闻外,ZERO拉拉队在走光方面也几乎没有任何负面新闻,孙峥说:青岛拉拉队没有安排大尺寸的写真拍摄,而在上场表演前,一些比较露的衣服我们也会用别针别好,甚至拿线缝上,我们可以在场下做百分之二百的保护工作,就是为了避免走光镜头的出现。相比于一些拉拉队流出更衣室艳照等花边照片,ZERO在这方面要求近乎苛刻,她们甚至不允许队员自拍。

据英国《镜报》3月18日报道,美国俄勒冈大学的拉拉队在该校运动会上表演性感热舞,舞蹈由于尺度过大,被指有宣扬强奸文化的嫌疑,随遭到该校领导严厉批评。

拉拉队队员们的身影将在17项赛事的运动场上出现,包括曲棍球、射箭、网球、田径、足球、手球、水球、现代五项、自行车、棒球、篮球、排球、拳击、举重、沙滩排球等。

为了展现职业态度、真正树立行业标准,ZERO队员一周训练至少七次,每次至少两小时,而且定期编排舞蹈进行创新。除了场下训练十分刻苦外,ZERO队员在场上也足够职业。众所周知,因为拼抢激烈,球员经常会飞出场外砸到场边坐着的CBA宝贝们,但ZERO的宝贝却能够以惊人的毅力扛住伤痛带伤表演。这些年CBA宝贝被球员砸伤的案例比比皆是,ZERO队员大多数时间都能坚持跳完比赛,个别受伤严重时也会尽量避免缺席下一场的表演。这些队员总时时刻刻在用行动维护ZERO的品牌。这就是ZERO的独特之处,在以走光换取曝光率的的CBA宝贝文化怪圈中,ZERO却走出了一条用踏实打造商业帝国来对抗有色眼镜的新模式,这无疑为CBA所有舞者提供了一个崭新的思路。ZERO只有一个,但ZERO开创的模式却足以点亮整个CBA舞者的江湖。

对此,该校资深体育指导克雷格(Craig
Pintens)发表声明,称他们的拉拉队对此颇为自豪,因为他们成功地完成了具有世界水准的舞蹈表演。

连续5个月的辛苦训练,高难度动作和器械表演,让队员们身上满是“伤痕”,但她们很坚强,也非常珍惜出场的机会,“一定要完成这次的任务!我们一直跳CBA,这次能够在奥运篮球比赛中跳,非常难得,一定要珍惜这次机会。”而付出的这一切,拉拉队队员们是不计报酬的,因为“我们也是志愿者”。

作为时尚靓丽的代名词,ZERO拉拉队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已经逐渐赢得了一批顶级品牌的代言合作关系,其中比较知名的就有中国体育品牌匹克。说起和匹克等品牌的合作,队长孙峥颇为自豪。从2013年起,不少品牌都曾和ZERO接洽,其中不乏一些国际知名品牌,但匹克在女性运动装备方面的设计理念征服了ZERO,双方最终成功牵手。ZERO如今已经和多个知名品牌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这着实难能可贵。要知道,即使是不少CBA球星都很难获得一份像样的代言合同,但ZERO这群姑娘却成功赢得了这些,ZERO的品牌影响力由此可见一斑。

桑德拉·布洛克

作为一个明星拉拉队,ZERO很清楚外界对拉拉队的误读到底有多深,所以在日常管理中,ZERO要求队员必须杜绝任何负面形象,随时随地展现出职业性的一面。ZERO正在成为体育表演领域的一块金字招牌,她们自身也很希望用职业态度和产业成绩来对抗那些有色眼镜:我们希望人们未来提及拉拉队,第一印象不是走光,而是她们也是一个产业,而且是一个大有可为、令人羡慕的产业。

韩国辣妹赵守镇

ZERO除了各类表演外,她们的产业链条已经覆盖了儿童舞蹈培训、日常健身训练指导、品牌服饰设计、体育大型活动策划设计、品牌代言等多个领域。在这其中,ZERO最为业内称道的就是她们在青岛打造了中国第一个专业舞蹈啦啦队培训示范园,总面积达12000平方米,培养了大批青少年儿童舞者。ZERO不仅通过训练班培养了大批儿童舞者,而且还趁机组建了ZERO儿童拉拉队,这也成为CBA一道全新的风景线,最重要的是,通过儿童的表演,ZERO让不少家长摒弃了对CBA拉拉队那种一贯的误解。ZERO除了打造青少年舞蹈培训、日常市民健身等产业链条外,她们还有一个令同行们艳羡不已的好模式,即和各种品牌签约进行代言。

“篮球宝贝”带伤上阵

图片 1

2008年,赵守镇成了北京奥运会拉拉队培训导师,在沙滩排球、篮球、帆船和足球这些比赛的场次里都会出现中国拉拉队的表演。

ZERO正在用产业化思维打造自己的商业帝国,但她们的成就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到,至今仍有人用有色眼镜来窥伺她们,甚至有人当面说:一个好好的姑娘干什么不好,偏偏要穿这么少跳舞?因为到处赶场跳舞和教授舞蹈课程,ZERO的一些元老级舞者仍是单身:真的是没有时间谈恋爱,人家刚介绍个男朋友,认识一个礼拜我就出差了,回来这事儿就黄了,这很现实,谁也不允许自己女朋友天天外面跑,自己却见不到人。这就是ZERO队员生活的另一面。她们没时间恋爱,甚至没时间逛街,这些爱美的女孩子只能抽空在网上购物。除了时间不允许恋爱外,外界的误读也影响了她们的感情道路:现在很多家长不理解拉拉队这个职业,她们就觉得你们每天都穿的那么少、不正经,我们决心要好好推广这个工种,希望能告诉大家我们拉拉队是很阳光,很清纯,是让大家羡慕的好职业。

拉拉队表演,不可避免的是参加表演的拉拉队队员会和参加比赛的运动员之间有接触,但赵守镇却不让自己的队员与球员合影,她说:“我不让我的拉拉队跟球员拍照。”对于想和拉拉队员拍照的球员,她的方针是“不理他们”,“我的目标是把中国的拉拉队变成比任何人,比姚哥都要牛的那种。”

自诞生之日起,CBA拉拉队就一直被世人异样的眼光所包围。她们收入奇低却牺牲甚大,动辄走光照就会遍布种网站论坛。CBA拉拉队到底靠什么活着?这似乎也成为各方不愿多言的谜。而在这方面,ZERO拉拉队却走出了一条令同行们艳羡不已的舞蹈产业帝国路。众所周知,CBA各队与拉拉队均是打包签约,价格非常低廉,一场CBA下来,拉拉队员每人仅能分到不足200元。扣除服装、交通、食宿等成本,CBA拉拉队基本上就是在做亏本的买卖。

每天12支舞,备了三四十套衣服

和很多拉拉队一样,ZERO每年也都会进行新老交替。最初,她们注册北京灵点舞动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只是为了给退出者一个转型机会,但没想到,公司发展到今天,却已经成为了业内的一个巨无霸。ZERO的总部在北京,但青岛是她们在CBA服务的主要客户。因而她们在宿舍、训练室租赁、往返交通费方面比一般拉拉队负担大很多,这也决定了ZERO从一开始就必须想办法应对更复杂的生存环境。和很多俱乐部一样,ZERO只是靠CBA这个顶级舞台提升自身形象,毕竟靠CBA那点微薄的演出费根本不足以维持日常运营,所以她们在忙CBA这摊事之余不得不经常参加商演。四处赶场为比赛跳舞、见缝插针跑商业演出,这是很多拉拉队成立之初的必经阶段,但ZERO并不满足这一简单的维持温饱模式。从2013年开始,ZERO开始从产业链条角度打造自己的舞蹈商业帝国。

中国拉拉队承担了其中4场演出,美国俄勒冈大学的拉拉队在该校运动会上表演性感热舞。除了近400位中国的专业志愿者外,北京奥运会期间还有大量外国拉拉队前来为比赛助兴。北京边检这两天便又一次迎来了奥运会拉拉队入境高峰,自奥运会开幕式至今,北京边检部门已分别验放波兰、挪威等国拉拉队成员共500多人次。

12345678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翻页

队员很强

一边是各种不怀好意的偷拍走光,一边是微薄得令人不愿多言的薪水,CBA宝贝怎么看都是一个烂差事,但这些年下来,一批又一批美少女们却在这个行业内前赴后继,除了确实热爱舞蹈外,还因为这个行业的产业化前景很诱人。众所周知,国务院46号明确指出要加强培养竞技体育中的表演舞蹈的产业化。而在这方面,ZERO无疑是个好榜样。在CBA拉拉队这个江湖中,ZERO早已成为一个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强大力量,她们目前为青岛、北控主场提供演出,并协助江苏培养拉拉队。ZERO这个品牌成立于2009年,由魏琪、孙峥等10位参加过北京奥运会的舞者联合成立。最初,ZERO这群姑娘只是想好好跳舞,但发展至今,ZERO已经初步形成了自己在体育表演领域的商业帝国。

中外拉拉队身影

篮球每天6场比赛,男篮和女篮每天轮流进行,中国拉拉队承担了其中4场演出,每天要跳12支舞蹈。“观众们看到的可能只是几十秒,但是我们平时排练上千次上万次。每天都在排这样的队形,只要一个人站得稍微不好,从看台上看下去整体就很不好看。”队员李雪说,“所以我们一定要做得很精确才可以。”

伴随着NBA等备受瞩目的体育赛事,拉拉队表演近年来也为许多中国观众所熟悉并喜爱。

世界杯上出色的演出为赵守镇赢得了声誉,之后她创建的CBA拉拉队,使她得到了更广泛赞誉之声。

经过层层选拔,来自北体大、中体倍力、X-team、F-0357等26支队伍成为了北京奥运会的专业志愿拉拉队,奥运期间,他们会以“驻馆与流动相结合”的方式进行表演。

教头很牛

2002年,赵守镇自费组织队伍到韩国,为参赛世界杯的中国队加油助威。她说:“我真的是把中国当作我的第二个家乡,想为中国做一点事情。我想了半天,觉得中国没有拉拉队,这个,我能行,我可以把大家带动起来。结果我就代表中国的拉拉队队长去了韩国。”

拉拉队的历史可追溯到原始部落时期,战士们狩猎凯旋归来时,人们给予欢呼及鼓励的动作,它的正式发展则是在十九世纪后期开始的。

20世纪70年代,拉拉队出现在各种比赛的现场。20世纪80年代,全国性的拉拉队竞赛在美国的中学和大学中广泛举行。卡梅隆·迪亚兹、桑德拉·布洛克等好莱坞著名女星在读书期间都曾投身拉拉队活动。

任务很多

都进过拉拉队

赵守镇是CBA拉拉队第一教头,是目前身价最高的拉拉队教练;她曾是韩国健美操大赛冠军,却带领中国拉拉队首次出现在国际赛场;她只是到中国学习语言的韩国辣妹,却成为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体育展示项目导演及培训导师。

跃动于17项赛事间

19世纪70年代,第一个旨在创造体育比赛激励气氛的俱乐部成立于普林斯顿大学。1884年,普林斯顿大学的毕业生汤姆·皮博斯将拉拉队这种比赛激励形式传播到明尼苏达大学。

卡梅隆·迪亚兹

一天12支舞蹈,为了保证效果,跳完每支舞蹈之后,队员们都得换演出服。“每一支舞都要换衣服,没有重复的,有三四十套衣服。”李雪透露。

19世纪90年代,有组织的拉拉队活动诞生于明尼苏达大学。到了20世纪50年代,美国多间大学都有了拉拉队并开设拉拉队培训班。

运动员想和拉拉队员合影?没门

在北京奥运会篮球赛场上,“体育展示”主要由吉祥物表演、拉拉队舞蹈表演、来自NBA的特技拉拉队表演等几个部分组成。中外拉拉队会组合在一起,或分开表演,或集体演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